“砥砺奋进的新时代地质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七)

发布时间:2020-06-04

青春逐梦万水千山 

群山巍峨、平林漠漠、沧海激涛、大河奔流。这是地球每日都在发生的一幕,也是地质人青春记忆里色彩最为鲜艳的那一抹。

从事地质调查工作逾六载,其间钻过的乱茅灌丛已然不少,极佳的山水风光亦属见惯,而散落在山水之间的那些民风乡韵则是青山外另一处难忘的体验。

我长期在华东地区进行地质调查工作,野外足迹遍及赣、浙、闽三省。三省的山光水韵殊为不同,而民风更是千差万别。南方多山,旧时交通不便,民间交往少,“鸡犬之声相闻,而民至老死不相往来”之事确实发生过,因而也造就了“十里不同风,百里不通俗”的神奇存在。赣地民风淳朴,刚毕业时,我在赣西北修水地区开展区域地质调查工作,由于工作区较为固定,便租用当地民宅作为野外办公生活之所。因是只租了楼上的二、三层,楼下的一层仍为民宅主人所住。乡间所遇婚丧嫁娶,传统节庆,乡里亲戚间互相走动常有,因而我们的居处在项目进行期间亦逢两次节庆,民宅主人在家摆酒大宴宾客,还硬是热情地把我们拉下楼参加他们的节日饭宴。乡民热情非常,兴致颇高,我们亦不好违拗,只得从命。餐毕,又扯家常,乡民们每被我们谈的地质工作之神秘及在山野间的见闻所惊叹,如坠云雾。近年来又到赣南于都县开展扶贫攻坚工作,而于都多发育丹霞地貌地质遗迹,为此我们时常深入这些低矮的丹霞丛林中开展调查任务。丘陵地区坡地多而平地少,当地老百姓择一筑宅之所极为不易,因此这一带丘陵中的民居密度极小,低矮的房屋三三两两稀疏的散落各处。我们偶或遇见一间,有时上前问路或讨水喝,这村居的主人必极力的操着尽可能让你听懂的“普通话”热心为你解答,解答之后又热情地邀请你留下吃饭。虽然我们每次都以还要工作为由婉拒,但确也有时不忍心辜负老乡的那份热情而留下来吃饭,其间老乡突然又端出酒来,强拉同饮,作不醉不归之态,而我们淳朴的地质队员也只好惭愧地奉上自带的馒头咸菜与老乡共进,聊慰时光。

浙江山岗绵延、曲水迢迢,我在此间进行了三年的野外区调工作,又兼硕士论文选题此处,则愈添了我对浙地山川的厚重体验。青山处处、江湖萍影,同来工作的多是二三十岁的青年地质人,其间又迎送好几批来此实习的在校大学生。大家来自五湖四海而相聚在此,一同跨过千山万水,同攀陡崖深涧,那些畅聊热点话题时的激扬、翻阅丛丛山岭时的奋进,都是青春感染下的不尽回响。与江西九岭一带花岗岩地貌的巍峨气质不同,浙江多是白垩纪的火山岩,此类岩石本身裂隙就比较发育,又兼成岩年代久远,自然的鬼斧,将这里都凿刻成了深沟巉岩,在这一带行走,必数历断崖深谷,而险处风光自然又是给地质人常人不可得的雨后回馈。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赣西北修水一带苍山莽莽,修江脉脉,此处便生长出书法大家——黄庭坚,一帖《松风阁》阴刻修水的古生代灰岩断崖之上,其势长戈大戟、骨力特健,一展其舒展气质,直谏锋芒。相对而言,浙中嵊州地区的山水多以灵秀为特色,“明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剡溪纵贯嵊州南北,书圣王羲之晚年仆居剡溪。这周遭的山光水韵若说未影响到右军“飘若游云,矫若惊龙”晚年书法风格的形成确也是难以置信的。天姥奇秀,剡水风流,在这样的山水之间游历,正好的年纪遇上恰好的风景,不正是读书万卷,行路万里最理想的生活愿景吗?而我在此年岁,就坐拥青山,何其幸也。

近年来多在福建的群山种徜徉,这一带山岭却又是另一番风格。福建山川绵密,而又高峻挺拔。大山中的乡民多是古时为避战乱而南迁隐居在此的,晋代的衣冠南渡竟在此能寻到不少痕迹。跟随南迁的除了人丁,还有各地的民风民俗、乡音俚语。因是避居,又碍于高山,人员流动极少,所以造就了这里的民间风俗各地迥异。如三明的大田就深处群山之间,其先民多由河南迁入,在此生息繁衍至今。一入大田,便感慨于当地山路的崎岖蜿蜒,大山一座接着一座,似乎无有尽止。深入大田,更惊叹于这里的乡风迥异,虽相隔不过十里,但所产所见却极为不同。石牌的“大骨头”、武陵的“雪山萝卜”、屏山的“高山美人茶”以及华兴的“富硒油茶”等都成了各地的名片。听大田人讲,除了乡与乡之间的名产不同,这一带很多乡之间的方言亦不统一。长久的地域隔离,造就了各地的独特乡风,加上这深山之中,先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循环往复、代代衍替,历经千百载,自然与周围的山水林田达到了高度的和谐统一。我们便择了一处在河流冲刷出来的河漫滩上筑居的古老村庄,结合她周围的瀑流深潭、奇岩沃壤开展了地质文化村建设。这座名为杞溪的古老村庄,坐落在一处火山岩小盆地之中,周围的火山岩地貌奇特神秘、高山草甸视野舒朗、瀑布流泉韵律灵动、曲水深潭蚀刻沧桑。当青春的年纪遇上这方古老的土地,通过深入挖掘这片山水背后深厚的地质故事,解读这附着在山石之上的传承永续的独特民风,为古老的沃土播下一颗地质科学的种子,助其生根发芽,并融合这里的每一座石桥、每一座石屋、每一件石器,拔节生长。经年的探索建设这座正逐渐褪去荒村野聚的暗淡颜色,而默默地汲取着地质文化的内涵,于是那曾经的普普通通一山一石、一流一潭便有了言不尽的地质故事,如人之青春,活力无限。

这南方的山水读不完、言不尽,附于山水之上的人事沧桑又更是引人遐想。我有幸在此年纪踏上了这方土地,留下青春印记,刻在万水千山。

(中国地质调查局南京地质调查中心 段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