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拳赤子心 新春诉别情

——一封给妈妈的信

发布时间:2021-03-02

亲爱的妈妈:

告诉您不回家过年的时候,我的内心已是坦然的了,甚至藏匿着一点离开家乡、长大成人的自豪感。我向您宣告:“这是我第一次不回家过年!您有过这样的经历吗?”隔着屏幕,您笑了,静静说道:“我没有过,但对我来说,你不回来过的年就是最难忘记的年了。”听到这里,我不知所措地闪避您温和的目光,仓皇找了些琐碎的话语终结这场谈话。直到挂了视频电话,我还在对生硬造出的成熟感到羞涩,并真正直面汩汩而流的思念情绪。

谁人不思念别离的亲人?尤其在这举家团聚的新年时刻?常走的路上,高高的红灯笼烘托出新春的氛围;堆满年货的超市里,祝福的歌声响彻每一个角落;人们充满了对新年的期许,脸上洋溢着情不自禁地欢喜。我这本来要做古城新人的异乡客突然生出复杂的心绪来。尽管才来几个月,但领导同事的关心爱护、对古城南京的天然热爱,都使我与这座城市建立起深刻的情感联结。然而,当我想与您分享生活体验的时候,那种受制于时空的距离感又令我感到无奈。叫我如何安放悬置的心灵呢?

妈妈,与我在家乡团聚的亲朋相隔,我是孤独的,但作为“就地过年”大军的一分子,我其实并不孤单。去年此时,中华大地正被新冠肺炎疫情阴霾笼罩。我们响应国家号召,以居家隔离“闷死”病毒。在您身边,我做回了天真的小孩。而家门之外,无数的“逆行者”置生死于度外,服务抗疫大局。安全健康的社会环境和平稳恢复的经济环境来之不易,更需要我们的持续守护。然而近来,国外新冠肺炎疫情不断爆发流行,国内疫情又存在卷土重来的风险。春节将近,回家,抑或不回家,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个人选择了,而可能像“蝴蝶效应”般,关联到整个国家的安危与发展。于是,像许多人一样,我舍弃了小小的回家车票。但我更相信,亲情并不会因此黯淡,反而因为个人的牺牲增添了崇高的意味。我们只是短暂缺席了团圆的家宴,却为国家的疫情防控献上了一份力量。

我是买了票而又选择退了票的人,但有些人从不曾买春节回家的车票。他们是外卖小哥,是值班医生,是铁路民警,是边防卫士……越是举家欢庆团圆的日子,越是需要他们坚守岗位。当新春倒计时的钟声响起,他们一定很想与家人相拥着迎来崭新的一年。但是,无论是为生计,为事业,还是为他人,为国家,总有人为理想奋斗,总有人做出取舍和牺牲。当选择留下,这个存在且发展着的行为本身就凸显了其价值和意义。

岁岁年年,在不断长大的日子里,我常常感慨年味变淡,感叹生活的坐标里缺乏刻骨铭心的事件。就地过年,恰好成为我触摸生活、铭记岁月的一股现实动力。今年,注定是一个永生难忘的年。中华大地宽广,九百六十万平方,而我离家只有不到两百公里的距离,四五十分钟的高铁行程。或许,这段距离还不足够撑起“成长”之深意,但在千百年来为“团圆”所定义的春节,我所收敛起的情感已然深重到配得起“长大”这个词了。其实,就地过年也别有一番滋味。除夕夜里,同事、朋友相聚一席,暖流从热气腾腾的年夜饭中流淌而出,祝福在每个人的心头回荡,也朝着家的方向。或许,对远离故乡的人而言,乡愁永远也无法消解,但这一刻,内心却已释然,并深感慰藉。

作为这座城市的新人,我是抱着驻守一辈子的心愿而来的。就地过年,恰恰给了我亲近、认同这座城市的机会。从中山码头出发,客船载着我驶向彼岸的浦口火车站。百年岁月里,浦口火车站见证了近现代中国的沧桑巨变。厚重的历史感是南京最吸引我的地方。虽然商业已经涌入了古朴的老门东街巷,但当我踏着砖石铺就的小道,触摸斑驳的墙壁,跨过高高的门槛时,我仿佛一头扎进了古城的记忆里。在长长的中山东路上,粗壮挺拔的法国梧桐一路绵延。尽管车流不息,但树的敦厚、沉稳感染了我,使我在热闹之中寻得了安宁。我想,这正是南京为我所爱的地方。她有现代感的一面,但同时又能保持平衡和低调,不至于沉陷在现代消费社会的浮躁气息中。

妈妈,人生的道路纵然很多,但为了我心中的向往,为了不使向往的生活沦为一条未选择的路,我选择了这座城市。对初入社会的我来说,这等于加深了一重考验。然而,敢于尝试、敢于追梦的我难道不是勇敢的吗?挑战和机遇就像事物的正反面。2021年,就地过年考验了我独自生活的能力,也促使我早些面对人生无可回避的孤独。更何况,与同事相聚、领略南京魅力,反而给了我拥抱这座城市的机会,使我更快速地融入心中的“第二故乡”。

妈妈,如果我过得好,您就感到安慰。那么,我想郑重地告诉您:“我过得很好!更希望您感到幸福!”

与您心连心的女儿

2021217

 

(中国地质调查局南京地质调查中心 武媛媛)